明月閣首頁 >
愛情言情>
毒寵妖妃:薄情王爺請走開 >
正文
個人書架
投票推薦
下載電子書
書架收藏
本書首頁
收藏到QQ書簽
添加到百度搜藏
鼠標滾屏說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 雙擊保存設置自動滾動 保存設置

第19章 找大夫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唐雪筠上前去抓起家丁的脖子,對著自己的臉,大聲叱問道,“到底為什么會這樣?是不是你們對他做了什么?”唐雪筠分明聽見下人每天向自己匯報說大力的病情已經日漸好轉。但是現在唐雪筠聽見的卻是大力開始病重了,怎么會這樣?唐雪筠相信那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家丁被唐雪筠的樣子嚇到了,哆哆嗦嗦地說著:“沒有……奴才不敢……”他只是一個區區的奴才,沒有朱王爺的吩咐,他怎么敢做些違背王爺的事情來呢?小姐的這個問題,真是嚇壞劜他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唐雪筠目光兇狠地盯著那下人,雙眼眨也不眨一下,似乎要將家丁活生生地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知,他一下就暈倒了,然后便開始發起了高燒,奴才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,之前分明已經叫他注意保暖的事情了,可是……”家丁一臉無辜地望著唐雪筠,想要證明自己確實是無辜的,但是唐雪筠的眼中怎么能夠容得下這件事情呢?她是斷定了這件事情有古怪,但又不知道古怪在哪里,于是只好松開家丁的衣服,順勢一推,就將家丁摔在地上,“那你現在還在做什么?還不快去請大夫來?”唐雪筠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,家丁嚇得渾身一顫,不敢再多說什么,只得急忙答應著退下。

    “奴才這就去,這就去……”看樣子小姐是知道那個人的事情,之前的隱瞞實在是多此一舉了,家丁在離開前看了眼管家,管家為了這事情也是一臉的沉重,想必管家也和他那么想,小姐居然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既然小姐知道這事情,又那么緊張地叫他去找大夫來,那人不是小姐的舊相識,也一定是王府的重大客人。早先看王爺的態度就該知道了,只是后知后覺的家丁在當時還得罪過他,現在想起來,要是他和小姐說一句,那自己的腦袋就……

    家丁匆匆忙忙地走著,心里頭卻在不斷嘀咕著唐雪筠之前說過的話,唐雪筠說就算王爺可以偏袒管家,也不定偏袒得到這府上那么多的下人。這話是事實,現在府里上上下下,誰不知道管家的兒子趙安殺了小綠啊?但是這件事情除了小姐之外,誰還敢胡亂提起啊?難道不怕王爺一怒之下就要了他的命嗎?所以管家在這王府上有著很高的位置,相當于賓客的位置。所以他們每做一件事情之前,都會先請教下管家,那件事情到底可做不可做。如果管家說可以做的,那他們才會去做,如果連管家都說不可以做的,那就算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,也是不可以去做的。

    可是經過剛才一件事情,家丁開始對這件事情產生懷疑。因為小姐似乎還在因為小綠的事情,而對管家心存記恨。有意要和管家作對,管家也畢竟是管家,怎么可以大得過小姐呢?“那之后到底是聽管家的?還是小姐的?”這家丁一直低著頭走著,想了半天也沒明白到底該怎么做,不禁開口問了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這話卻被別人聽到了。“你剛才說什么?”一個很是冰冷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,他隨即就是一怔,抬眼看去,朱王爺正在自己面前,用冰冷的面容打量著自己,好像是自己剛才說了很不應該的事情。

    家丁惶恐地跪在地上:“奴才見過王爺,王爺吉祥……”怎么會被王爺聽到自己的自言自語呢?怎么那么倒霉?剛遇到了府上最為兇惡的小姐,現在又遇到朱王爺,怎么那么倒霉啊?家丁低著頭在心中哭叫連連。也在心中不斷地求著有好心的神佛,來幫他度過這一劫。

    “你剛才在說什么?”朱王爺的表情還是很冷漠,重新問了一遍剛才的問題,原本擰結在一起的眉頭,現在也更深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沒……”家丁剛一開口,就被朱皓軒冷漠的眼眸逼了回去,嚇得瑟縮了回去,用顫顫巍巍的聲音說著,“奴才剛才在王爺的住處外遇到了小姐和管家……”他本不想說的,但是朱皓軒那么冷漠的眼神卻似乎在告訴他,有什么話照實說,他就不敢再多說其他的廢話,急急忙忙地開口,卻只能說之前遇到小姐和管家的事情,然后不知道該怎么繼續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說小姐的和管家在我住處外?”朱皓軒的眼珠輕輕顫動了一下,唐雪筠出來了?這是怎么回事?她之前不是說無論怎么樣都不出來的嗎?

    “是啊!管家似乎惹小姐不太高興,奴才去的時候,小姐正在訓斥管家……”家丁小心翼翼地說著,感覺自己也聰明了,知道幫王爺轉移目標了,等王爺去找小姐和管家的時候,那他不就可以趁機走了嗎?

    “他們說了些什么話?”朱皓軒冷漠地看著家丁問。心中卻是發了一愁,唐雪筠一出來就撞見了安然無恙的管家,不免回想起舊事來,這樣管家該怎么辦呢?這本就是個矛盾的問題,朱皓軒如果追究起那件事情,就會殺了管家的兒子,那管家也就……如果不追究起那件事情,那管家就要繼續在這朱王爺府中好生當著管家,那樣勢必讓唐雪筠看到這件事情。總是愛為那些下人出頭的唐雪筠,怎么可能會忘記那個小丫頭的死呢?可以說管家和唐雪筠撞見,真是不會有什么好事情發生。

    朱皓軒夾在這二者之間,只感到左右為難,似乎自己做什么,說什么都是錯的,都是有所偏袒的。原本想著唐雪筠住在地牢也好,這樣一來她可以少見到管家,他也不需要怎么交代管家,只是在唐雪筠要出來時候,自己再讓管家避一避就好。可是如今趁著朱皓軒不在家的時候,唐雪筠竟然出來了,而且還撞見了管家,朱皓軒真是越想越頭疼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知道,奴才去的時候只看到管家跪在地上,小姐一臉怒氣的模樣,其他的都沒有聽到。”家丁老老實實地回答著,現在他倒是高興自己什么都沒聽到,不然就可能一下得罪了三個人。

    王爺,小姐還有管家,這三人都是王府中最為厲害的人物,想想也知道得罪了他們,自己就是想死也怕找不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如此著急是要去什么地方?”朱皓軒眉頭一挑,轉開話題。如今在朱王爺府中,關于小姐和管家兩位的事情,似乎都成了禁忌話題。下人們都那么認為,朱皓軒也忍不住那么認為,所以看下人不想說,索性就不問了,畢竟這事情,只要看到兩位當事人,自然就能明白一二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……是要去請大夫。”家丁將頭埋得很低很低,雙肩微微顫抖,王爺曾多次交代要讓那人的身體早日好起來,今天又遇到了小姐,看小姐那么緊張的模樣,想必是那人對小姐極為重要。現在如果讓王爺知道了這件事情,那他該怎么辦?會不會受懲罰呢?他可不是管家,能夠有主子庇護,想到這里家丁心中一陣悲哀,也不禁害怕起來。

    “府中誰生病了?”朱皓軒的眉頭驟然一緊,似乎感覺到了不妙的事情一樣,雙眼直落在家丁身上,催促著家丁老實答話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那人生病了……”家丁用發著抖的聲音說,真不想讓王爺知道這件事情,但是王爺都開口問了,他一個小小的家丁怎么敢不回答?況且這件事情都被小姐知道了,就算,管家想要隱瞞著為王爺免除憂愁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于是家丁心中再怕,老老實實地答著,這事情既然瞞不住了,那就讓主子自己去處理好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朱皓軒的聲音突然加大,問了和唐雪筠相同的問題,家丁心中更是苦不堪言,“這事,奴才也不知道,那人突然暈倒了,醒來就不斷發高燒!”

    “那是多久前的事情?”朱皓軒可不相信只是今天的事情。現在府內知道大力事情的人,都把大力成為“那人”,如此一來,都明白,也不擔心會泄露王爺的秘密。朱皓軒自然是默許的,因為他也經常那么說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昨天發生的事情……”家丁哭喪著臉,為什么王爺那么神通廣大,居然知道事情不是今天發生的呢?那管家交代的事情就會……

    “那為何到現在還隱瞞不報?”朱皓軒語氣中滿是怒氣,他可是最討厭這些下人平日里自作主張,私自對他的事情做出些決定。朱皓軒是最討厭這樣的下人。

    家丁自然知道,所以小心翼翼地開口:“是管家見王爺平日公務繁忙,不想讓這件事情打擾了王爺的正事,所以沒有讓奴才稟告,但奴才卻一直在為那人請大夫。”這事情不說出管家來怎么扛得住呢?管家畢竟還是很受王爺寵愛的,他做的事情自然是會討王爺喜歡的。于是并不太了解王爺心意的家丁只好照實報來。

    朱皓軒聽了家丁的話,深深地看了家丁一眼,并不再繼續追問下去,而是對家丁說:“速去速回,找城中最好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家丁聽了這話,心中一陣輕松。急急忙忙地領命而去,其實說到城中最好的大夫,其實都是請最好的了,王爺府內的人誰敢怠慢啊!只是就不知道這次的大夫會怎么樣,能不能快些治好小姐和王爺都重視的人呢?

    家丁不敢多想,匆匆離去,朱皓軒也在原地嘆息了一聲,推著輪椅盡量快的走著。但再怎么快速,也是輪椅啊!朱皓軒現在心中最想的就是快些打敗朱嘉熙,讓自己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人前,走在人群中,并不是像這樣坐著輪椅。

    朱皓軒總是在心中發誓,他要將這痛苦的日子快點結束,他該坐的是龍椅,而不是這輪椅。

    另一邊,家丁走后,唐雪筠就拿憤怒的眼睛看著管家,眼中帶著挑釁:“現在是不是該請管家帶我去那人的住處啊?”唐雪筠說著才發現,他們都是稱大力為“那人”的嗎?不過如此也好,那就不擔心大力的身份會被暴露了。唐雪筠這么想著,就是釋然了,還會學著下人們的樣子,那么去稱呼大力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!”管家看也不看唐雪筠的眼神,就低著頭答著。
明月閣小說網www.twhdxc.icu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、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明月閣小說網!
全民千炮捕鱼怎么玩 国际棋牌 拼牛安卓版 王中王精选一肖一码 天津麻将基本胡法图解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网络直播怎么样赚钱 做任务赚钱的网站 南宁麻将app下载 贵州11选5开奖遗漏 手机捕鱼游戏下载 幸运农场现场开奖 湖南哈哈麻将手机版苹果版 天津11选五一定牛 捕鱼游戏加牛牛 手机网络赚钱 长沙麻将胡牌图解 11选5电视图表